中国旅游网 中国旅游门户第一站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的位置:首页 > 内蒙古旅游 > 内蒙古风俗 > 鄂温克民俗婚丧习俗
鄂温克民俗婚丧习俗

    婚丧习俗

    鄂温克草原上鄂温克人的婚礼

    “出嫁的姑娘啊,祝你终生幸福。”
     第17和第18盅酒为上羊尾酒,敬酒时宣布主食的品种。第19和第20盅酒为送客礼酒,告知女方的贵客们“宝德”半头、活羊一只,宰羊一只,请他们收下礼物,客人接受礼物时将活羊放到女婿的羊群。
     第21和第22盅酒为婚礼结尾酒,男方祝酒辞:
 “从鹿鸣时饮的酒, 壶中的酒将要喝干, 从虎啸时饮的酒,瓶中的酒将要喝空。”
 女方祝酒辞:
 “您家壶中的酒永远喝不尽, 象贝尔湖的水一样澎湃, 您家瓶中的酒永远不干涸, 象伊敏河水一样川流不息。
    第23和第24盅酒为“西勒日”(起程)酒,祝酒辞:
 “拿起马鞭跨上马, 是否能回乡土哟? 登上马蹬,套上车,是否能回您的“莫昆”哟?”
  喝完洒,送亲的客人们便要起程了。
     最后是精彩的“争碗”游戏。此项活动是牧区鄂温克人喜爱的婚礼娱乐项目之一。
   送亲队伍中挑几个骑术好、有力气的小伙子,等到喝完最后一轮酒时,趁机将碗揣起来,但男方早有戒备,早看准是谁揣的碗,待女方客人起程时,男方小伙子们各找自己的目标,去争碗,如果男方追不回碗,女方就算胜利,男方争回碗就算他们胜利。
     当客人都离开后,婆婆领着新儿媳转炉台一周,然后新媳妇就亲手熬奶茶,意为敬重老人,也表示从此她就是这家人了。
  上述为鄂温克草原上鄂温克人的婚礼。

  由于鄂温克人居住地区分布较广,各地区的婚姻习俗也有些区别,如:逃婚的习俗,这也可以说是鄂温克族自由婚姻的一种表现形式。在陈已尔虎莫勒格尔河流域居住的鄂温克族中,青年男女如果恋爱订婚之后,男方即回家告诉父母。父母首先为之搭一新‘斡日阔柱”(即蒙古包),并请一位老太大在里面守着。结婚之日,男女双方先约好相会地点,等夜间狗一叫时,姑娘就偷偷从家中逃出,到约定地点与男子骑马逃到新搭的“斡日阔柱”内,由老太太把姑娘的八根小辫改成两根大辫,表示她已经成为少妇了。天亮前,他们共同到父母住的“斡日阔柱”里拜火神和祖先神。同时,男方还得派两个人到女方家的祖先神前献上“哈达”,叩头,并给女方父母斟酒,说好话,直到女方父母把酒喝了,表示同意为止。第二天,男方的族人、邻居还要到新搭的“斡日阔柱”里进行祝贺,唱歌跳舞、并举行宴会,通宵达旦,非常隆重。阿荣旗阿伦河一带有入赘婚。敖鲁古雅的驯鹿鄂温克人在举行婚礼时,由男方的“乌力楞”(即有血缘关系的氏族的一个部分)把通向女方家道路的森林两旁的树皮用刀刮下来,这意味着给新郎开道(鄂温克语叫“卑克特依,那给楞)等婚俗。

    丧 俗

    (—)

    当一个鄂温克族老人走完了一生坎坎坷坷、风风雨雨的路程、合上混浊的双眼后,其子女们及全“莫昆”(家族)的人都聚集到一块,为死者换上丧服,祭上供物,烧纸、叩头,发葬前将遗体放进棺内(棺材呈长方形,头高足低,多为松木制,不涂颜色)。
   夏季,多为当日发葬,春冬季节在家停灵数日。送葬时,用牛车拉,头向西北,面向日出方向。儿子牵着牛徒步走,侄子近亲等都走在后面,路途远近,都不能骑马,以轮换赶车献上孝心。如果过河,
则必须往河里扔纸钱,敬水神。
    从前。是请萨满跳神发葬,请萨满引路。
    坟地请萨满选好,并用一条新毡子(6.色)铺在选好的坟地上,用锹启土为记号,以便按记号埋葬。事后,这条毡子献给萨满。
    葬时,将用金银锡铂纸做成的日、月埋在靠死者头顶前的地下,意为死者在另一个世界也有日、月照耀,充满光明。葬后第三天,还要在黄纸钱上写上亡者的姓名、日期以及祭者的身份,连同金银铂纸钱一起烧掉,烧时列坟地方向的数十米外,以后每年清明都要烧纸。
    死者家的包在送葬三天后,要将“包”向前移动一下,同时在原址死者的铺位上放一块石头,撒一些稷子,认为这对子孙后代吉利。死过人的包址,决不能再用,如住土房,则要请萨满除污。
    三年内,每逢“阿涅”(春节),将一红或黄色方形褥子(叫“特布兹”),放在老人在世时的铺位上,前面放上桌子,祭以供品,近亲及儿女们叩头行祭。
    其他原因死亡的人,如被雷击死的人,请萨满跳神送葬。并用白布裹尸风葬,其原因,因为雷来之于天,应还雷回天,不能埋进地里。溢死的人,就地埋葬,不进行葬仪。如吊死在树上,要把那根树枝砍断,将另一物挂起来(羊羔或鸟雀),认为是命运注定溢死,为不违反天意,故挂一有生命的东西。
    对疯病或难产而死的人,则火葬,认为其死者变鬼的多,所以一定要烧掉,让其化为灰烬。
    下辈的人死后,如有子嗣的,也要装棺上供。送葬时,其晚辈或儿童牵牛。幼儿死后,用一白布袋装上扔掉,不埋葬。地点多选山坡的阳面,革长得旺盛的地方。
    萨满死后,要话别的萨满跳神送葬,其葬地也由请来的萨满选择,认为这是在萨满跳神时死者的灵魂指示的,同时也是向山神求得获准的地点。·送葬时,若是本族萨满,葬时要装木棺,安放在葬地,不得埋葬,他的遗族与信徒,在葬地上堆集石头,以便进行礼拜。其法具,用木架撑起来存放,等新萨满出现后,法衣、法具等就交给他。

    从前,双亲故去后,带孝期间,女子不结头绳,不穿艳服,男子不得理发、刮脸。同时,儿子还要扎白腰带,对母亲,白腰带的一端从腰问向上,通过右肩而夹到腰背上,意味着慈母是打开右襟的纽扣,用鲜美的乳汁喂大了自己,所以儿子要用此重孝来感恩。对父亲,腰带的一端由腰问通过左肩而夹到背面的腰带里,意味着感谢父亲用肩力负担了对自己的养育之思。儿媳和出嫁的姑娘,白腰带的扎法不通过肩上。
    以上为鄂温克旗一带鄂温克人的丧俗。陈巴尔虎莫勒格尔河流域鄂温克人的丧俗也有所区别,由于他们受东正教的影响,发葬时由牧师念经引路,并用“刚嘎”(香篙)草煮水洗死者的躯体。
   埋葬后,遗族要到教堂登记,证明死者的姓名,年龄和亡日,请牧师念经,意为给死去的亲人指路,引向光明大道。
   无论死者是谁,他们没有戴孝的习馈。
   敖鲁古雅的鄂温克人,在为死者装硷时,则在木棺里放一耶酥像和四块点心。送葬前,杀一只或两只黑色的驯鹿,在已经搭好的4个柱于的棚里,(鄂温克语叫“德利”),将驯鹿的头朝日落的方向摆上,意为驯鹿驮着亡者走向另一世界。
   他们没有固定的坟地,死在哪里,就葬在哪里,一般是在近处选择小山头埋葬,然后在坟前立一个十字架(十字架因死者的年龄、性别的不同也有所区别)。在离开坟地煎,送葬的人们在坟旁生姻,并绕着十字架走三团,意为洗污,否则打不到野兽。
   他们认为人死后,灵魂并没有死去,只是离开这个世界到另一个世界去罢了,那个世界更幸福、更美好,但途中有一条很深很深的血河。生前行善的人路过时,有桥可安全通过。而曾行恶的人却无桥通过,河中只有一块石头,跳不过去就掉进无底的深渊中,再也出不来了,连灵魂也死掉了,这,才是人的彻底死亡。
   缢死的、枪杀的、难产死去的、被熊咬死的人都到不了那个世界。小孩死后,不去这个世界。而是飞到“玛姆”去(上天的意思o)

    (二)

  鄂温克人认为人有灵,所以对死者特别重视祭典。当老人死后首先让死尸闭眼睛合嘴,认为眼嘴不合拢怕死灵不安于归天,惦记儿女,会给儿女带来病灾。其次是把手和脸洗净,男尸要由死者的大辈或者同辈人给理发,女尸要梳头。再次是穿戴一新,大多数死者部穿新衣服,戴帽子,用呈文纸蒙上脸和手,双脚拼拢。而后铺上褥子、枕头,安放在一人宽一人长的板子上。头前放一个供桌,供鸡和猪头以及各种糕点食品,烧香,晚问点燃长明灯。给死者点烟,把烟锅掖在枕头上。
   烧化箔纸币的仪式叫“其萨拉仁”,由一名老辈人和同辈年长者唱说:“×××(叫名):明灵的话知道吧,明魂的话明白吧。你的儿女为你烧化着三把香和三包纸币,三杯酒,请收下吧。你来有时,去有期,已按期归去,不要留恋,不要回头;把你的福寿和财富留给你的儿女吧........”。
   在停尸送葬之前,白天黑夜都有人伴尸守灵,儿女媳妇和晚辈人不能坐在炕上,都要铺上皮祷于席地而坐。姑娘和儿媳妇把发辫及挽的发髻放下来,用白布扎发,头上戴白巾,儿子可以戴帽子,但在帽子上缝一条白布,全身白孝衣,鞋上也缝块白布。
   多数在死者逝世的第三天出殡,冬季也有的富贵人家要留五至七天,看气候而定。在夜间守灵时,请故事员讲故事,叫做“尼莫哈西仁”。是一种说唱形式,故事员讲一句,在一旁有人随唱。说是给死灵讲故事听,其实是守灵人听故事消磨时间。出灵要选吉日,在选定的吉日晨出殡。如果死者儿女双全,众人抬着棺材到坟地,儿子抬头和脚部位,中途可以换肩换人,但不能放在地上,不能停留。一个氏族(哈拉)一个坟地(莫安),老辈尸体在上首安葬,再按辈份以次往下坡延伸,配偶中有长寿人在世时,则给他在同辈葬地间留一块安葬地。姑娘嫁出前死在娘家的不能葬在莫安,难产死者不能入坟地,大部分火葬。说产妇是不洁不净之人,烧化以洁灵魂。婴、幼儿死尸随便扔掉,不能加入莫安。
   萨满可以入莫安,但不能埋葬。把萨满鼓挂在村旁,饶箔纸银元,往火里扔各种食品,儿女在脚下跪磕、痛哭。
   入殓也很讲究,在棺材里铺于草,棺壁贴上日月,东侧日,西侧月。放五谷(用帆布袋盛装),小船和小桨,放豁口的锅、筷和碗,烟和烟袋。*而后把死尸就着褥子抬到棺材里,不让死尸照着太阳,抬出门时用被子或毯子在死尸上方挡住日光。放到棺材里后揭开蒙面纸,叫儿女和所有亲人看死者一面,以示最后告别。如果是女尸,一定要等到娘家人到来才行人硷仪式。
    
    死者入殆时穿的服装不能有毛制品和皮制品,认为皮和毛是有灵之物,怕这个有灵之物向死者讨还。就是毛布料子都不能用于随葬。
    当安葬队伍回来进大门时,儿女辈一字排开跪迎送葬之人,在大门旁放几盆洗手水,每人必洗完手才能进院。然后摆宴招待送葬人们,儿女向每人敬酒跪下磕头。
    第三天再到坟地饶化箔币,箔币都装在纸钱搭子里,注明数目,寄谁,哪年哪月生人,哪年哪月亡故等都要写清楚。
    家里在死人躺过的位子上放一块石头压一些时间,不能空着。
    死者的女儿嫁给远村,死后到时,要从三里地外,放声痛哭前来,远远地下车步行,全家放声大哭迎接姑娘。姑娘到罢将带来的供品供上、敬烟、烧纸……。
    死尸不得过河安葬,在外地死者需移户过河时,在死尸脚下连上一根长杆儿,当作死尸灵魂过河当桥。异地亡故者不能进村和进屋,要在村外搞祭典,而后安葬到坟地。
    每当逢年过节,都要上坟给死者烧化箔币和供食品。
    如有远方亲友来吊丧时,也要重新铺设灵位,让吊丧者敬烟、敬酒,跪下磕头,这时做儿女的照样陪伴着跪下磕头。重孝在身之人要穿戴素色,上辈人死灵在位时不得笑闹和欢乐。儿女为老人戴孝衣为三年,或一年、一百天不等,根据各自的情况而定,媳妇为丈夫戴孝也是三年,戴孝期间不能改嫁。
   脱孝衣也要搞一些简单的仪式,到“莫安”去脱掉孝服,还请近亲和老人吃喝一顿。

    喜气洋洋的“阿涅”

  随着腊月的分秒流逝,“阿涅”(即春节)的喜庆气氛步步临近。腊月23送“火神升天,”腊月27供北斗星。到了除歹,“阿涅”已卷着兴安岭晶莹的雪花,茫茫草原的朔风进入了鄂温克人的家庭。当晚五点钟左右,每个人家的大门外部燃起了一堆堆的茵火,这时,忌从院里往外拿东西,连拉圾也不许扔出去。原由是怕把一年的运气、财富扔掉或怕财富和运气让别人拣了去。
   吃罢年饭,开始供佛,香烛的点点火星与香气,供佛的五颜六色的糖果与精致的糕点,更加造成了年夜气氛。佛台上为首的“敖卓日”神(祖宗)“玛鲁”神等,各种神佛像一字摆开。在厨房锅台上供火神,再次是供“卓勒”神(护畜神)。
   供完神,跪拜篝火。篝火标志着一个家庭的存在与兴衰,谁家的篝火最旺,预示这一年家境兴旺。断了篝火就意味着要断香火,断子绝孙.所以,家里只要有男性,他就要年年燃起篝火,越睡越好。跪拜时,点香,投年食品,放鞭炮,跪拜的次序是先主翁,次按辈分年龄大小排列。如有的家庭没去祖坟烧纸,可在篝火前烧。这是认为家祖的亡故之灵,在年节时怀念子孙后代,前来团聚,但因是阴魂,门神不放行,只好在门外游荡。这时子孙们迎到门外,在篝火前烧纸和投食品,以奉迎家祖亡灵。
   篝火从除夕夜一直到初五,不能断烟,待到正月十四晚重又燃到正月十五日。拜完篝火,拜神,然后全家人向老人磕头,为首者,举起酒杯敬老人,这时全家人都下跪,老人接过酒杯,右手中指蘸杯中酒,弹向右上首,以示神灵。后向晚辈们祝福,有的说,有的唱,一说或唱就是几分钟或十几分钟,其大意是祝晚辈们子孙满堂,家业兴旺,出门发财等。说唱的句子含有诗意,合辙押韵。说完祝词饮酒,晚辈们起身,为首者再敬一杯成双杯酒,老人唱完,才算拜完。全家人按辈份年龄层次互相敬酒,跪拜后,留下老人在家,其余的成群结队到近亲和家族去拜年。每到一家,先拜佛台,然后向长者按年龄次序一一磕头。
    除夕午夜,全家走出大门,迎“玛音”(财神)神,放鞭炮吃饺子。这一夜谁也不能睡,说是:“谁要入睡,鬼进来给人过称,这一年就不太平。
 初一,像一年没见面一样,互相之间一一问安,向佛台磕头,和除夕夜一样,向长辈和兄长再次跪拜,家族、近亲都重去拜一遍。
   从“阿涅”初一到初五,媳妇和姑娘们不能拿针线,说是伯把佛爷扎穿了,男人们也不准去打猎或干活。
   家中老人亡故未超三年者,则在家守空灵,不出去拜年。前来拜年的人,拜佛台后,便拜空灵,守候的儿女(主要是儿子),也跟着跪拜。
   上述为萨马街一带鄂温克人的“阿涅”习馈。居住在鄂温克旗、阿荣旗的鄂温克人的“阿涅”习俗与上述基本相似,枝节上有些区别。
   陈巴尔虎莫勒裕尔河一带的鄂温克人,原先过俄国的旧历年,迁到中国后,在当地人的影响下,已经改为过春节了。
    “阿涅”是鄂温克人对其他民族文化的巧妙移植

    欢欣的“米阔鲁”节

    “米阅鲁”节是莫勒格尔流域鄂温克人的丰收节。
    仲夏之际,绿草遍野,花香四通。鄂温克人喜气洋洋地聚集到一起,庆祝一年一度的丰收节日。
    “米阔鲁”节主要是进行给马烙印,除坏牙,剪耳记,剪鬃毛及羊割势等一系列的生产劳动。首先从“尼莫尔”(即放牧小集团)的一头开始,先从马因里套出二岁子马,放倒,人们有的用剪子剪鬃、割尾梢,有人用刀子割耳为记号。这时马的主人把自家的畜印烧红,在马的右胯上烙印。其割下的鬃毛畜主收起,剪下的耳块由畜主点数保存。
    对献给萨满的马进行剪耳时,由主人在一个木碗上盛满牛奶,从马的两耳中间直洒到尾根,一切处理完后,和别的马一起放走。
    “米阔鲁”节上,老人们也赠给自己的亲人(如外甥、侄儿、女儿等)母羊羔之类,祝福晚辈们拥有更多的羊群。
    最后,各家依次举行宴会,宴会一般是按照鄂温克人先茶后酒的习惯开始,敬酒时,按首席向上轮始,即由男女主人捧着一个木盘,盘里放两个酒杯,依次敬让。敬酒轮一周时,主人拿出一条“哈达”,向割势人致谢,同时郑重的向大家说明新的一年幼畜繁殖数,大家向主人道喜,祝他“牲畜旺盛,烙印割势的数字与岁俱增……”
    这家结束后,酒兴正浓的人们又到另一家,第二个宴会上,原来在第一家做客的人变成了主人。当各家宴会结束后,所有参加宴席的人们都去赴“尼莫尔”的欢欣,载歌载舞庆丰收。

第[1]页 
本栏目热门文章
·驯鹿和神像——鄂温克族婚俗
·蒙古族节日
·蒙古族概况和旅游禁忌
·达斡尔族食俗礼仪[图]
·鄂温克族的火神节
·骑马迎亲与抱木枕头——蒙古族婚俗
·鄂尔多斯的民俗
·内蒙古民族礼仪
·鄂温克民俗
·走进内蒙阿拉善草原 走进蒙古长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