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旅游网 中国旅游门户第一站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的位置:首页 > 内蒙古旅游 > 旅游攻略 > 绝对的秋天
绝对的秋天

    1)告别呼伦贝尔

    在诺门罕那晚,屋子没有窗帘,清晨天空的一丝亮光把我惊醒。房钱放在桌上,没有和主人告别,悄悄地走出房门开始在呼伦贝尔草原上游逛着。我已经坐着火车从呼伦贝尔的东方到了最西端的满洲里,然后又从它的最北方的吉拉林来到了它的南端,计划着从这里去往阿尔山经过科尔沁草原,最终到达辽太祖陵。

    诺门罕,只是省道边不起眼的一个边境小村,此刻依旧在黎明前黑夜的笼罩中,沿河一排小屋,刚靠近却惊醒了整个村子的牧羊犬,引来一阵狂吠,白天牧羊犬都被拴住,但此刻他们却是自由的,守在屋前不让任何一个陌生人靠近。我第一次面对这么多牧羊犬的围观,它们冲出院子停在我面前的十几米开外竖起警觉的耳朵随时准备战斗,有被惊醒的主人出门把自家的狗带了回去,劝我从村后到公路再绕到河对岸去。

    向身后的高地走去,向后看到的草原永远更高,到达后,却发现后面依旧是与天接壤的草原,独自站在渐露曙光的天空下,环顾四周,知道了什么是黎明前的沉静,什么是天似穹庐、笼盖四野。

    清晨彻骨的寒冷让我忘记这是秋天,不停行走,到公路边时太阳已经站在广阔草原上,我相信任何人都会被这样一个大大的“旦”字所感动,天空湖水草原都被染红。从公路回到河边坐下,手里抱着《草原帝国》,对岸的村庄已炊烟袅袅,成群的牛羊在河边享受着肥美的草地。隔岸而观,看到的是蒙古人曾经的一个游牧地,千年前那些生长在草原上的汉子或许也曾站在河的对岸眺望着南方的中原大地,向往着中原人的定居生活。

    三世纪秦汉开始,不管是西部的匈奴人中部的突厥人还是东部的蒙古人女真人契丹人,它们不再只是眺望而是一次次来到中原却又一次次被驱逐回自己的故乡。如今我们都在歌颂最伟大的蒙古英雄成吉思汗, 景仰他横扫了欧亚大陆建立蒙古帝国的功绩和气概,而当我们背诵中国历史朝代---宋元明清,不得不承认元朝乃至整个北方欧亚大陆都是一个蒙古人武力统治的时代,在蒙古人的眼里,中国只是蒙古帝国四个汗国之一的窝阔台汗国的一部份土地。骑着铁骑的蒙古人在欧亚人眼中如来自草原森林的群狼,无所畏惧,来去匆匆。他们最终在北京建立了元大都学习定居生活,但却无法和中华文明相融合反而沉迷于定居生活的糜烂,最终他们还是被逐出中原,只有草原才是他们的故乡。

    和蒙古人不同,女真人的后代也就是满洲人却一心只想做中国的皇帝,他们统一了北方的草原,把自己打下的土地一起并入了中国的版图建立了清王朝,举着满汉一家的大旗,渐渐的融入汉族人的文化,让中国的版图扩张到历史上的最远,不得不承认清王朝因为康熙的雄才大略使蒙古草原游牧民族被真正纳入中华民族一份子。两百多年的统治在历史长河中虽只是个瞬间,却戏剧性的同样经历着由盛到衰。不管怎样,今天我都应该庆幸可以轻松走进呼伦贝尔,可以仰望这块土地上曾经所有的英雄 。

    等我再回到公路已经八点多,骑着摩托的边防警正等着我,验完身份证,他说继续往前走就到外蒙了。过了国界,这片相连的草原不再是呼伦贝尔而被称作“莫尔根草原”(意为水土肥美),莫尔根草原在二战前属于中国,也曾是诺门罕战役的战场。只是二战后,苏联出于国防考虑,把这片草原和源于中国的哈拉哈河流域 一起划归给外蒙。中国虽然是战胜国,却依旧不得不接受这样的安排。如今中国版图上的蒙古人依旧生活在自己的草原上,不必离开也同样可以选择定居生活。即使跑得再远,最怀念的依旧是故乡的草原。

    我依旧记得席慕蓉虽未回蒙古故乡,却在翻看朋友赠送的故乡照片时痛哭不已,随后写下了《在那遥远的地方》,我感动于她写下“但是我唯一可以确定的就是,在一翻开之后,我就永远不再是从前的那个自己”这样文字时的心痛,也感动于那首后来被传唱的《出塞曲》,那时我对于希喇穆伦河(她的家乡)的记忆是个遥远却也是最美丽的地方。

    我相信我曾经学骑马时的师傅巴图尔说过的“蒙古人是不能离开草原的,离开了血也就干了”,那是有次骑完马我请他吃饭,他和骑马场的另外两个蒙古人喝酒唱蒙语歌后说的,那天巴图尔头上还贴着一块膏药,马场的刘姐说他在外面喝酒跟人打架时被伤的,年轻的巴图尔在这个陌生而热闹的都市里或许感到了孤独,而只有在喝酒打架时才觉自己还是个蒙古人,那天受伤喝酒唱歌的巴图尔让人看着很伤感…..

    班车还未到,继续向前走,远远的看到空旷的草原上有一排红顶白墙的房子,那是新建的诺门罕战争纪念馆,再往前,能看到门前停着的坦克,我没有再向草原深处走去,继续沿着草原上唯一的公路慢慢走着。九点多听到身后有喇叭声,班车在我身边停下了,司机说是边防警提醒他有我这么一个搭车者。

    到今天,整个蒙古之行,我依旧非常怀念在草原上这几个小时的“徒步”,苍茫大地,仰望长生天,那是和坐车越过呼伦贝尔完全不同的感觉,是知道了那个大胡子的蒙古汉子腾格尔唱“天堂”时特别的温柔和深情。

    2)阿尔山,绝对的秋天

    班车沿着山路行驶,班车上放的正是如今非常流行的“吉祥三宝”,我第一次听,司机放的是小孩的专辑,同样的曲目,声音和现在流行的不同,更年幼因而声音更是清脆可爱,虽然听不懂,但心情却是非常的欢快。

    歌声中,就这样轻易离开了呼伦贝尔,再次回到大兴安岭,有些不太适应眼前不够开阔,不过色彩却丰富了,经过玫瑰庄园玫瑰峰没有下车,于我而言,阿尔山只是我到科尔沁草原的一个中转之地。

    班车过伊尔施,大多数人都下了车,又过了半小时,终于到达阿尔山市,一个完全新建的小城,将近黄金周,整个城市却依旧冷清,其实正如后来的司机小冷所言,来阿尔山完全可以选择住在伊尔施。

    车站出来十字路口的“金叶宾馆”,60元一晚很值。在宾馆对面的小肥羊花了10元点了一菜一汤好好吃了一顿,街上出租车并不多,有红色的夏利跟来,司机姓冷,小冷说上午跟人玩牌输了100, 此刻正想找点生意补回损失可以回家向老婆交差,他很爽快,没有太多讨价还价就同意140元去天池一带。

    去往78公里以外的天池一路风景美丽。到达天池脚下,上山的路已让我沉醉于秋天金色的海洋,走了436级台阶到达海拔1332米的天池,虽然名列全国第三大天池,但或许是阴天,在一片黄色山林环绕的天池看上去有些萧条,呆了一会顺着原路下山,印象深刻的还是这436级台阶所走过的绝对秋天。

    到三潭峡,先经过臭李子林,正口渴,边吃边看小冷采,司机小冷采了一大捆放到后备箱。走过一段土路,一片开阔的河谷,河水清澈见底,河床上散落着大大小小的砾石。这就是因在哈拉哈上游河谷分布有卧牛潭、虎石潭和悦心潭而得名的三潭峡。瀑布流水,在夏日定是消暑的好地方。

    走进石塘林,如进入荒凉旧世纪。万年前火山喷发,炙热的熔岩向前流动着,碰到哈拉哈河冷却,而继续流动的熔岩挤压着前面已凝固的岩石,互相撞击被堆积或变幻出千奇百怪的样子,形成了今日怪石嶙峋的石塘林,而特别的是这些黑色褐色的玄武岩缝隙中却依旧能生长出绿色的松树和红色的灌木丛。小冷挑选了一块近半米高的岩石准备带回家做盆景,我挑了一块很小但很像一座有瀑布奔流的高山,我把这块万年前凝固的熔岩一直背回了上海,如今安安静静的立在书房的窗台上。

    最后一个景点应该是去杜鹃湖,因为我提及小火车,小冷带我去兴安林场先看小火车,没有我想象中呼啸而过的景像,火车头有些生锈,停在路边,供游人拍照留念。

    到达杜鹃湖已近天黑,一扫先前阴霭,夕阳无比灿烂,整个天空如火烧般绚丽,染红了金色的树林和湖水,给了我一个意外的惊喜。这一刻才能体会最美丽的秋天在大兴安岭在阿尔山。

    返回途中,虽无月,但星亮山空,和小冷聊着天,很快又到伊尔施,小冷急着把刚采的臭李子交给正在丈母娘家的妻子,顺便也向我证明他确实有个号称“阿尔山一支花”的妻子。可惜路边灯光昏暗,没有看清。

    阿尔山市的夜晚依旧冷清,去宾馆对面吃了烧烤后早早入睡,准备早起第二天经乌兰浩特赶往通辽。

    1)去诺门罕交通:从东旗西旗到阿尔山会经过诺门罕,但只有早上有班车,时间赶的话,可以坐从东旗去阿尔山最早的一班车,在诺门罕下车游逛一小时左右,回到路边可搭下一班从东旗或西旗过来的班车去阿尔山。从东旗旗府阿木古郎镇下午两三点左右有私人小面的去诺门罕,住一晚第二天再到路边搭车去阿尔山或东旗西旗。
    2)阿尔山的交通:每天早晨有数班与海拉尔之间的往返班车,有乌兰浩特去海拉尔停阿尔山的过路班车,另外到牙克石隔日有班车,到东旗西旗每天早上有两班车。
    3)阿尔山到乌兰浩特的绿皮货车很干净, 6个小时,车费17元,一路风景不错,坐班车却要68。这列火车终点是吉林的白城。
    4)阿尔山旅游是归属林业局所管辖,所以淡季没有旅游车,包车去天池风景区(天池、石塘林、三潭峡、杜鹃湖),往返约行驶近200公里, 走马观花也要至少七个小时,夏天旺季时据说有接散客的旅游车,80/人。 小夏利包车通常160元,或许正逢淡季,我140谈下,另外包车每车还得交25元景区停车费, 门票60/人(司机是免费的),另外每人还得交林区防火费5/人。
    5)阿尔山市的住宿相对来说较便宜,宾馆规模都很小,淡季宾馆60-80/标准间。但阿尔山市比较冷清,如小冷介绍,吃住在伊尔施是不错的选择。

第[1]页 
本栏目热门文章
·内蒙古额济纳旗旅游全攻略
·到内蒙古旅游的四条较佳路线
·男人的那达慕 女人的姑娘追[组图]
·额济那胡杨林旅游功略
·阿尔山 北中国的湖光山色[图]
·包头旅游景点
·草原的美丽
·草原风光旅游
·呼伦贝尔草原游
·呼和浩特自助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