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旅游网 中国旅游门户第一站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的位置:首页 > 内蒙古旅游 > 旅游攻略 > 荒漠之行
荒漠之行

    4月,我参加了由研究员Ju带领的一个由日本科研人员组成的项目小组,多次赴内蒙古自治区荒漠化地区,进行了一系列的野外考察和监测工作,很艰苦,但很快乐,这段经历让我难忘。

    (一) 初识日本同伴
        
    4月30日,我和Ju迎来了我们将要一路同行的四位日本同伴;由于天气热、道路塞车,等他们到了所里已经是12:00多了。这是我第一次与日本人接触,可看起来他们比我想象的要随意的多,身着T恤,汗流满面,但仍是彬彬有礼,非常客气。他们分别来自于日本的东京大学和东京都立大学,横川教授,高高的个子,戴一副深色框的眼镜,笑起来温文尔雅;筱田教授,典型的日本人形象,透着一丝风趣与狡诘;瘦瘦的小松,是横川教授的硕士研究生,看起来弱不禁风,但却非常勤快和有眼力;还有一位田少奋先生,是一位理学博士,他的家在内蒙古的包头,赴日多年,看起来已经非常日本化了,此行兼作日语翻译。

    我不会讲日语,但我极力搜肠刮肚的运作我所掌握的那点英语口语,很快就缩小了与他们之间的距离感,当然,还有Ju做我的坚强后盾,他的英语听、说要强我一筹。我还注意到,当Ju把我介绍给他们时,他们友善地窃窃私语,似乎是在怀疑我这唯一的女同胞,能否胜任前往,我才不怕呢,不是将要在一起相处一段时间吗,我会让他们看到,我能行!

    下午6:00左右,我们一行6人离开北京,乘飞机前往包头。

   (二)神奇的Ordos高原

    记得在我上小学的时候,电影《鄂尔多斯风暴》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在我的脑海中,Ordos高原似乎是土匪出没,荒芜人烟,充满了神秘感,今天,我终于踏上了这片神奇的地方。

    首先展现在我面前的是高原荒漠景观,这天刚好是5月1日,Ordos的春天似乎姗姗来迟,漫漫的沙丘上,沙蒿还未吐出嫩芽,只是黑黑的一片;草丛中偶尔还能看飞速奔跑的小蜥蜴和如同沙地一样颜色的细小的蝮蛇;由于干旱和放牧,许多地方已经是黄沙裸露,看起来好荒凉,唯有一小片一小片的沙地柏,在金黄色的沙丘上透着绿色盎然。 
          
    荒漠中,一栋白色的二层楼房分外惹人注目,这是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建立的生态监测站,站上配备有计算机,实验室设备,还有一个很小的气象观测站,每年有大批的科研人员定期从北京、甘肃等科研单位来到这里,进行项目研究和生态观测实验。

    经过了近两小时的勘察之后,我们开始在Ordos沙地上设置我们的第一个观测样地;从样地划分到采集植物样品,从采取土样到调试、设置土壤水分测试仪,这项工作花费了我们许多时间。我们的日本同伴,干起工作很努力和专心,他们也常常停下来进行讨论,这使我好象看不出他们之间老师与学生的差别,我和Ju也很快地溶入了他们。荒漠中的太阳光好象也很奇特,看起来光线不太强,可照在沙地上,却烤的烫人,一会儿工夫,我就感觉我的牛仔裤,似乎像一块烤热的牛皮一样紧紧的箍在身上,再加上我们没有带上足够的水,真是又热、又渴,而由于日本人的时差和他们的“敬业精神”,常常是饿的我眼睛发蓝才一起去吃饭。

    荒漠中的沙丘一个连着一个,地形、地貌很相近,每次往样地里走,由于有标记,我可以找得见,可若是我独自一人由样地里往路上走就很难说了;一次,我送日本人去找司机开车回去取工具,然后等在路边照看从车上卸下来的两个大箱子,为了怕Ju着急,我返回样地和他打了一个招呼,之后我自己又出来往路上走,可站在沙丘上,没有了汽车做路标,我一时判断不清方向,只好是跟着感觉走。原以为过了这个小沙丘,就是路边,可连续翻过了几个这样的小沙丘,依然看不见路和两个箱子,我停下来略微修正了一下方向继续走,又过了大概有半个小时,我仍然没有发现目标,接着走下去,….当我意识到,自己在沙漠中迷路了,我开始慌乱起来,不禁加快了脚步,这时似乎感觉到阳光也昏暗了,沙地也不那麽清晰了,一只没有看清的黄黄的甚麽动物从我身边匆匆跑过,更增加了我的恐惧感,我不禁小跑了起来。我终于发现了一条路,就惊喜的沿着路又跑下去,可过了好一会儿,我还是没有看到我要找的箱子,再继续走了好久,我看见了路边很远的田地里有人在耕种,我飞跑过去打听生态站的位置,可向他指给我的方向看去,我不仅吸了一口凉气,远处生态站的白楼刚刚隐隐约约可见,原来我偏离了方向很远了,再回过头来向后看,阳光下,又是影影绰绰,很远很远的一个制高点上,我看到了似乎有一个人在向我招手,我认定那是Ju,就不顾一切的向他跑去…..。回到生态站,日本同伴问我是不是迷路了,我强忍泪水,仍好胜的说:“没有,我只是想去追狐狸”。事实上,我那时已经脱离集体将近两个多小时了。

   (三)感受河套
       
    从地处Ordos的伊金霍洛旗出发,乘汽车走了近7个小时,下午2:00左右,我们到达了位于巴彦淖尔盟西南部的磴口县。磴口县是一个以沙漠为主的沙区小县,乌兰布和沙漠在磴口境内有426亩,占全县总土地面积的65%。全县有12万余人口,大约一个多小时就可以走完仅有的一条小商业街,不很繁华,但人们依然忙忙碌碌。

    磴口县属河套地区,有着三盛公水利枢纽工程引黄灌溉,人称“二黄河”。磴口盛产著名的“河套密瓜”,每年8月份收瓜季节,满街都飘动着诱人的瓜香,一次路过瓜地,好客的瓜农送了我们两个巨大的“黄河密瓜”,每个都足足有10斤左右,直吃的我们不想吃晚饭。

    我们中国林科院沙漠林业实验中心建在磴口县,下面还有所属的四个实验场,我们在实验二场设置了我们的第二个观测点 — 沙窝和农地。这里的沙生植物主要是沙竹和白刺,但植被覆盖率明显地小于在Ordos的样地,时至5月,举目远望仍是一片金黄色。去二场的路上,水渠两侧高大挺拔新疆杨吸引了我们的目光,洁白、笔直的树干,刚刚吐出新绿的树冠,真像一排英俊潇洒的护卫队,矗立在行道旁。

    这里的气候特征也很明显,气候干旱,风大沙多,近年来,由于生态环境的恶化,沙尘暴频繁发生。5月间,我曾在沙窝感受过一次沙尘暴的“洗礼”;那天,我们正在执行观测,突然间,远处狂风骤起,卷起的黄沙好似浓烟滚滚,飞快地向我们逼近,眨眼间来到了我们面前,刚刚还是晴空万里,顿时变得天昏地暗,我们没有丝毫躲藏的机会,只好一手紧紧的抓住观测记录,另一只手死死地按住刚刚采集下来的植物样品口袋,咬牙挺过了这艰难的一瞬,几分钟之后,天空似乎恢复了“风平浪静”,可当我们刚刚想继续开始工作时,只听司机王师傅大喊一声,“又来了!”抬头望去,远处又一股浓浓的“烟尘”扑面而来,这一次,我急中生智掏出了照相机,顶着风沙拍下了这难得的镜头。风暴过去之后,我们互相望望,好家伙,我们每个人都面目全非。

    (四)留下的反思和遐想

    时间真快,我已经是八次走进Inner Mongolia了,两年间,我们一行人考察了毛乌素沙漠,乌兰布和沙漠,乘车走过穿沙公路,横穿了库布齐沙漠;我还去领略了昭和大草原,走访了山区农户家庭;所见所闻,给我们留下了许许多多的遐想和感受。

    神话般的内蒙古大草原,一望无边,辽阔无际,真的和传奇中一样的美丽,然而,由于干旱、风沙、过度放牧等原因所导致的草场严重退化,给草原留下了深深的创伤,我曾见到过一群羊,在已是黄土裸露的草场上随意地吃草,一只小羊甩动着蹄子,竭力想刨吃干草下面还未钻出地面的嫩根,这样下去,在小草还没有发芽之前,就已经不复再生,这种现象,伴随着近年来的生态环境的恶化,愈演愈烈。在党的“十五”大精神指导下,遵循实现可持续发展的方针、政策,实行保护、建设并重,采取的造林与种草相结合,草场实行轮封、轮牧等措施,已初见成效;我看到了用巨大的围栏围起来的草场,郁郁葱葱,生气盎然,盛开的点点的黄花点缀在绿色的草地上,犹如一方美丽的绒毯,这使我们看到了希望,相信不久的大草原,将会重现昔日那“风吹草低见牛羊”的景象。

    靠近西部达拉特旗附近,有一个名扬中外的旅游胜地,人称“带喇叭的沙丘”。这里是闻名世界的库布齐沙漠的边缘地带,位于黄河以南Ordos高原的北端,这里的沙丘,连绵起伏,望不到边际,沙丘上没有任何的植被。每当天空晴朗、风和日丽,游客攀上沙丘顶端,用手拨动沙子往下滑,这时就会响起嗡嗡的声音,由此而得名“响沙湾”。我和小松曾去过一次,感受了那里响沙的神奇,当滑动的人越多时,响声就会越大,就好象飞机在起飞和降落。我也曾听到一位游客面对黄沙,在发出感慨,“这是人类的灾难啊!”,我也读到过有关文章,谈到了响沙的成因问题,响沙与气候的干燥、表层的沙粒,含水量、所含矿物质成分有着密切的关系,对于我们所进行的生态环境研究,将会是一个新的课题,有待于我们去开发,去揭示响沙之迷。

    荒漠化在当前已成为全世界所关注的重大问题,保护生态环境,实现可持续发展是我们当今的重要任务,而要完成好这个任务,加强环境保护意识,提高我们民族的素养和文明程度是十分必要的。通过深入村庄,走访山区农户,结合我们的研究表明:由于自然条件和人为干扰,使得植物的结构、分布及退化都产生了不同程度、不同类别的动态变化,过度垦荒、过度放牧造成的草场退化、水土流失、土地肥力缺乏、地表和地下水位下降,使得本来就有限的土地资源承受着巨大的压力,为改变这种状况,需要我们每一个人付出艰苦的努力,从一点一滴作起。

    去年8月,正值日本的大学假期,横川教授委托我带领他的五名学生奔赴内蒙样地作野外观测。他们的都很年轻,其中最小的吉田只有21岁,可令我感动的是,他们有着很强的环保意识。和中国的小伙子一样,他们中有的人也喜欢吸烟,可他们从不乱磕烟灰和乱丢烟头,而是随身携带一个带有隔热层的小口袋,几个人都自觉地把烟灰和烟头放在口袋中;有一次,在野外工作,我们不经意地把喝空的矿泉水瓶随手丢在野地里,可年轻的伊藤却不厌其烦的一个个把它们捡到一起。这使我深深的感到,虽然不同的国度,不同的文化背景,可他们保护环境,爱护大自然的做法却值得我们每个国人借鉴和学习。当然,有时我也和他们发生冲突,一次在野外采集植物样品,按照他们计划的要求,为求的数据的准确性,要把一个样方中的所有植物全部割掉,挖出地下根,这样由于采集的频度,对植被生长就会有影响,我和当地的科研人员讨论后认为,没有必要这样做,只要所采集的样品能够具有代表性,就可以了,而他们却一再强调,要严格按照教授要求的来作,我和他们发生了争执,最后,我提高了嗓音向他们指出:“我们的目标是保护环境,保护植被,所以我们不能过多的破坏植被。”我的说法得到了他们的信服,他们终于不再坚持,最后按照我们的作法采集了样品。除此之外,这些日本孩子也很好学,只要一有空闲,他们便拿出一本类似于中国儿童“看图说话”的图册,上面有日文、英文和中文的对照解释,在机场、在火车上,在院子里,他们常常围着我“刨根问底”,甚至还关心中国的文化革命,计划生育等问题,这倒是让我能有机会,来描述这些我从未用英语讲过的事情,也是个难得的锻炼,可更令我惊奇的是,最后,这些孩子们竟然讲着浓重的地方口音的中文来问候我:“吃了吗?”真不知道他们哪学的。

    我们进行这一系列的野外工作,获得了大量的第一手资料,通过应用卫星遥感影像资料进行分析、对比,对于我们进一步研究荒漠化成因,掌握其动态变化规律具有重大的意义。Ju是一位从事多年林业遥感学方面的专家,他结合实际情况以及所掌握的有关土地利用、森林分布、荒漠化信息等遥感影像,深入基层科研机构,作出了有关中国数字化林业的学术报告,深入地、直观地把中国目前荒漠化状况及发展趋势展现在人们面前,同时也给我们每一个人上了生动的一课,真正让我们感到不虚此行。

第[1]页 
本栏目热门文章
·内蒙古额济纳旗旅游全攻略
·到内蒙古旅游的四条较佳路线
·男人的那达慕 女人的姑娘追[组图]
·额济那胡杨林旅游功略
·阿尔山 北中国的湖光山色[图]
·包头旅游景点
·草原的美丽
·草原风光旅游
·呼伦贝尔草原游
·呼和浩特自助游